享受孤独

文/为无道大

孤独是一个极为时髦的词,特别关于那些所谓的文青而言。他们时时刻刻的在提醒着周遭的人群,咱们都是孤独的。他们时不时的便写出一本有关于孤独的口水书。他们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所谓孤独的国际里,在旁观者为他们孤独的文字黯然神伤的时候,他们却享受着所谓孤独带给他们的小走运。他们历来不知道孤独终究为何物,他们口中的孤独仅仅自己诈骗小女生小男生的利器而已。孤独历来是不会明火执仗的自己站出来,即便落于纸上,他们也是隐晦的存在着。

读马世芳的《我的九十年代》,通篇上下,咱们找不到一个孤独的字眼,甚至连一个附近的词语都找不到。可是言外之意流露的,却满是一股孤单、落寞的味道。上个国际九十年代的台湾,白色恐怖时期刚刚过去,人们还沉浸在前史的伤口中。青年学生们总是最早觉悟,也是最早坠落出去的人。马世芳写到,坠落出去,最彻底的便是永别。更多的人尽管并没有坠落出去。却不吭一声的融入茫茫人海,再也泛不起一丝的波涛。留下的死去的脱离的,成功的失利的消失无踪的,就是这姿态,让人无话可说。

简鎭会是一个孤独的人吗?我看不见得。尽管她的文章说她自己跟踪自己,看着她和她的单调日常,可是你全然不会在她的文章里找到孤单和苦楚。家长里短,儿女情长,乃至于厨房里的锅碗瓢盆,让咱们感受到的无一不是关于日子的那种深深的酷爱与留恋。简鎭在厨房里的训练课,常常会让人忍俊不禁。不论是膏膏仍是嘎嘎亦或是靡靡,都让人有一种生在了别的一个时空的错觉。这是源自于日子的三种状态,非一般人所能懂得。就像简鎭自己也说,她捶胸恨自己没有通灵的才能,这在阿姑看来水到渠成的事情到了她这里,却如同天书一般了,但这又怎么呢,无非仍是一包米粉与白萝卜,关于每天清晨五点钟就醒来面对人生的人来说,又能有多困难呢?!所以说,日子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才是真味道吧!

因而,或许只要那些不曾体会过孤单的人才会诲人不倦的絮叨着孤独。实在懂得的人早已经品味过日子的悲欢离合了,早已经学会将孤单转化成一种力气了。他们不再伤春悲秋,不再故作闲愁,也不再春花秋月,仅仅静下心来,渐渐的凝视着内心中的实在的自己,渐渐的唤醒心中隐藏的力气,迎着向阳,送走晚霞,看季节替换,看人生变幻,踏踏实实的过好当下的每一天。孤独是一种可贵的日子体会,它是在经历过红尘中的跌打滚爬之后才会渐渐显现的,这就像是咱们的人生旅途,注定是一段孤独的朝圣,没有人可以完全的了解它,只要当咱们不断前进的时候,才会发现这个国际,实在的充满着各式各样的可能!


何洛记:

孤独是一种力量,它是由你宝贵的经历转化而来,正如 林语堂《孤独》一书中说:“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,有孩童,有瓜果,有走兽,有飞虫,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口,人情味十足。稚儿擎瓜柳棚下,细犬逐蝶窄巷中。人间繁华多笑语,惟我空余两鬓风。孩童走兽飞虫自然热闹,可那都和你无关,这就叫孤独。”愿正处于嘈杂世界的孤独者享受当下,享受孤独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